夜曌

中敦超棒的!不覺得嗎?

愛你一輩子

#我回來了!暑假終於到了!有空來寫文了…望向之前挖的坑…算了( ̄∇ ̄)
#這篇的主旨就是甜!甜!跟甜!如果覺得不夠甜的話就…就…吃糖去~
#ooc有 中敦向

  「小鬼!我從以前就一直再想一件事」中也懶懶的躺在自家的沙發上,邊看著書邊向在書桌前乖乖唸書的中島敦提出問題。
  「怎麼了?中也先生有什麼疑惑都可以問我,如果我可以解決的話」敦君邊翻著手中的理化課本邊說,明天要期末考了他可不想被當,被當的話暑假就要去重補修沒辦法好好的跟中也先生一起待在家裡恩恩愛愛的耍廢。

  「我們是什麼時候再一起的?為什麼會同居啊?還有你怎麼愛上我的,昨天在酒吧遇到太宰那混帳那混帳居然懷疑我們兩的關係…還提出一堆理論!那天我一定要把他嵌進我們房間的牆壁做裝飾讓他看看我們晚上恩恩愛愛的畫面」中也越說越生氣,把手上的書重重的合起。 

  「中也先生不要白天就性騷擾啊啊啊啊!」敦聽到最後害羞的扭過頭比了個安靜的手勢,之後調節好情緒後開始回答中也的問題「我們在一起了一年了中也先生不記得了嗎…那天我向你告白你想都沒想就說好,同居的話是在半年前,你嫌棄我家太遠每次來找我都很麻煩所以才叫我過去住的啊…至於我為什麼愛上你…要是你自已不想起來我就要跟你分手!」丟下這句話後敦君繼續埋頭苦幹。
  
   中也聽到小情人表示要分手於是開始努力回想 ,但因為宿醉的關係所以記憶模糊,他記得剛認識敦時他只是個跟在太宰混帳旁邊的跟屁蟲,但幾次偶然下他有了跟敦再一起的機會,那時的敦要考大學了,但是原本的住宅區離大學考的地方有點遠於是讓他來住自家,敦
到底有什麼魅力呢?他只是可愛了點耿直了點笨了點傻了點罷了…但也許自己就是喜歡這種孩子吧…打從心底喜歡。

  中也下了這個結論後就走到了再努力用功的敦身邊一把把他抱起。
   
   「欸欸欸欸!中也先生你…你幹什麼呢!大白天的!(>﹏<)」敦被這個突來的舉動給嚇壞了。

  「不是你要我想起來的嗎?小鬼~既然你都讓我想起來的話就要負責啊~負責你的一輩子,相對的,你也要愛我一輩子!聽到沒啊!小.鬼.」。

……………………………………………………

話說早餐店的奶茶好容易中獎啊…肚子要痛死了…徵求好人…請在我死後把中敦本本燒給我
。           

抱怨文~不想看就別看了!傷眼,勿噴(心靈已經受不了了

最新消息:此人認為酒吞是廢物不如輝夜(^_^;)

(來自亞洲服的抱怨與心酸)

說實在的我好難過…今天為了要交換小茨來跟酒吞作伴去用吞碎片去換茨木碎片…換到一半那一位就說:我不想換了!原因:亞洲服要出以津真天了!他認為以津比較好酒吞太爛了!連sr都不如……說實在的我真的真的很為了吞吞難過,這樣的比較根本就不公平,而且我只是想替兒子討個媳婦,討到一半就被一個人說妳兒子是爛貨TAT我真的真的不能接受╮(╯_╰)╭這是什麼鬼比較,各位,他倆真的不能比較對不對?還是是我蠢以為各有各的好

ps.最重要的是這個人甚至覺得姑姑跟草爸很爛(哭暈在廁所

長久(上) 中敦

#妓(敦)×朝臣的兒子(中也)
#ooc
#這個我會開車,更新慢請見諒

  「欸!中也啊~你今天有空嗎?咱們去個好地方!」太宰治一下早課就湊到中也身邊,刻意的壓低了聲音。
  「什麼好地方?你那次帶我去了好地方?最近一次的好地方我記得是半清晰的閻王殿…」中也不想再次體會那種感覺了!混帳太宰上次引誘他踩落懸崖,那筆帳他可還沒算清呢!

  「哎呀~這回可真是好地方~是…」太宰治又把聲音壓低了一截湊向中也的耳畔「風月樓」。
  「青樓!!!!!!你發什麼神經啊!堂堂一個宰相之子!居然隨意踏足那種地方!成何體統!」中也一聽到太宰去了青樓,氣的一股腦的罵人,太宰治,宰相之獨子,平日行為草率為人風流也就罷了!這回居然學會去青樓沾染脂粉!
  「中也你腦袋裝石頭啊!這麼古老的觀念你居然還秉持著!你這是要成為第二個國木田啊~」太宰一邊笑著一邊把放在茶几上的茶壺拿起斟了一杯茶遞給了中也,「話說~你又如何確定了我沾染了脂粉呢?我只是去那看舞而已,還是在中也的眼裡,那兒只是個汙穢而另你不屑一顧之地呢?」太宰這一說倒是說的中原中也啞口無言。

  「好!我去!但是我只是為了去確認你是否行為檢點,好去向你父親告狀!」中也才不甘心被說成這樣!他平生最厭惡有二,一是卑劣小人,二是太宰治,他始終恨他!因為從小太宰就因為家世居於他之上所以事事都要讓他,這口惡氣他已經忍了夠久了!

  「那走吧~」太宰治笑著說,其實他心裡想著,這笨蛋蛞蝓還真是無知呢!看我這次不趁機把你灌醉塞個女人給你,然後把房門鎖上,這樣明天自己就可以讓中也的流言滿天飛了!

  到了風月樓下時,便看到許多妓女招著手迎客,太宰治好似已經習慣一般東摟一個西抱一個的進屋裡了!留下中也一個人站在原地,一臉懵然…
  「大人不進去嗎?」這時,一個聲音從一旁傳出,中也回頭看了一眼,那人擁有著紫金色的眼眸,白色而又凌亂的短髮,原本白皙的皮膚因覆蓋著白粉所以更加的白,穿著華麗身旁跟著兩名童僕,身板纖細卻看的出是個男人,雖說是男人卻比外面那些美人更加妖嬈美麗。
  「那個?」見中也不答,於是此人又上前一步。
  「你是誰?」中也這時才回過神,迷迷糊糊的說著。
  「我叫中島敦~是在這裡的人」敦邊笑著邊用手指了指風月樓的招牌。
  「我是第一次來!」中也原本想說什麼的,無奈他這個人什麼好話都說不出口。
  「呵呵~可以看的出來呢?大人看起來不是喜愛嫖賭之人,若是真的不知該如何是好,不妨陪我走一遭?」敦掩面一笑,說道。
  「好!」中也無所謂的點了點頭,反正太宰那個白痴已經不知道浪到哪裡去了!說好的只看舞?哼!
  「那請大人先走」敦指向一旁的側門說道。
  「別叫我大人!我叫中也!中原中也!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好的^_^中也先生」。
  「請坐!」敦領著中也到了一個小區塊,中間有石亭,這裡四周種植著植物,且看得出是細心栽培,看起來清淡典雅。
  「中也先生?不如?聽我彈奏一曲如何?」其中一名小童僕把抱在懷裡的琵琶遞給了中島敦。
   領著中也坐好後,敦輕輕的撥了撥弦,便開始彈奏,中島敦的琵琶彈的極好,完全不輸給皇家的那些樂手,聽得人沉醉其中,但是每個曲調中卻帶著憂傷,悲涼…
  「敦?你可以告訴我,你發生了什麼事嗎?」中也等曲調完全停下後輕聲開口。
  「中也先生~現在時機還不到~等到了我會再告訴您的~」敦把琵琶還給了小童僕,把中也送出了外面,臨走前還給了中也一塊小巧精緻的玉佩。

  「呀~中也~今天可真是開心呢~中也如何?」太宰治開心的走了出來,看著中也手裡好似握著一個東西。
  「啊啊啊!中也原來那麼豁達啊~居然第一次來就收到情物了!」接著太宰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中也手中的玉佩搶了過去「我看看~是那位美人…」
  「還我!」中也原本想搶過來,無奈於身高問題…所以沒辦法搶到。
  「這是誰給你的!說!是中島敦?」太宰的臉色變得很糟糕,好似很生氣。
   這倒是第一次看到這樣子的太宰,這時他才緩緩開口「這個玉佩的主人叫做中島敦!是花月樓的第一紅牌,從不以真面目示人,彈得一手好琵琶,許多人想要見他他都拒絕,我可是從第一次來就不停的想一親芳澤,卻連面都見不到,沒想到中也卻能見到他呢!」太宰越說越不開心,最後把玉佩丟回中也的懷裡便離去了。
   「中島敦?紅牌?不以真面目示人?」中也抱著滿滿的疑惑自顧自的走了回去。

#抱怨文…真的是抱怨文!不喜歡的話可以不要看
#這是在中敦這塊發生的事所以標籤就打中敦

我不吃雙黑!再吵說要我寫雙黑我就再也不動筆了!真的煩欸!我就不吃啊!要叫我寫出什啊!蛤!你們吃就要強迫我吃嗎?什麼叫做不吃雙黑的怪人!可以啊!別關注我啊!我從來都不引戰!但不能以為我好欺負!不要以為妳們說我就要做!!!(哭著啃中敦糧)
並不是所有人都要隨波逐流,我不吃雙黑!但我從不引戰!但是看了我的文之後還「特別」來跟我說雙黑怎麼樣,好!各位!我不是位好作者!不能讓大家滿意!真的很抱歉!請取消關注!還特別找到我的fb噹我!真是麻煩了!

最後我想說!我是一位正職的作家!同人文的內容對我來說只是個小小的腦洞,有可能不是那麼有趣!但是我依舊很感激各位讀者!沒有你們我就沒有寫的動力,但是…這次事件後我真的有點累了!我的每一篇更新都是硬擠出時間來寫的!被編輯碎碎唸我卻依舊照寫,但是我的努力如果真的被完全反駁的話…我…真抱歉…我會離開的…我並非玻璃心!我自認為我夠堅強!但是在我的寫作生涯中!已經受到太大的壓力了!如果連同人文也被施加壓力的話!那我寧可把時間拿來玩遊戲之類的!最後!依舊感謝支持我的人

老婆要從小培養 all敦

#幼稚園系列(對!因為我控正太到無法自拔所以來寫了wwww)
#ooc
#港黑跟偵探社分別是月亮班跟太陽班

  「敦敦!早安!」太宰治蹦蹦跳跳的繞過眾孩子們找到了正在玩具角玩玩具的中島敦。

  「早安呀~治~」敦看到是自己的朋友也開心的叫喚著對方的名字。

  「敦敦~親親~」正當太宰治撲上去時,一本書飛過來砸到了他的頭。

  「你是笨蛋嗎!怎麼可以亂親人家!還有敦敦你也是笨蛋!被太宰治玩弄也不懂得反抗!」中也邊說邊用另一本書砸過去。

「嗚嗚QAQ敦敦我頭痛痛!要呼呼!」太宰坐在地板上哭呀鬧呀~敦只好去摸摸他的頭安慰他…

   「中也君你不是在隔壁月亮班嗎?怎麼會在這裡呀?還有我不是笨蛋啦!真的!」敦一邊摸太宰治的頭一邊反駁,他真的不是笨蛋!

  「你!當我的老婆!」中也指著敦的鼻子一臉認真樣,說出不是這個年紀的孩子會說的話。

  「老婆?不能!不能!敦敦是男孩子!男孩子是老公!老師說的!」敦急急忙忙的揮著手說。

  「誰說不行的!我說可以就可以!我長大會賺很多很多錢喔!然後!會給你一!堆!你喜歡的東西喔!所以你要不要嫁給我?」中也用短短的手畫了一個圈,自信滿滿的對敦說。

  「嗯…什麼東西都可以嗎?茶泡飯也可以嗎?」敦雙眼睛亮晶晶的期待著。

  「當然啊!當我的老婆我就給你!」中也自信滿滿的牽起敦的手。

  「嗯!好…」正當敦要答應的時候…
  「敦君當然要當我的老婆啊!不能嫁給小蛞蝓」突然有一個聲音從旁邊傳來,敦被跩到一個懷抱內,剛剛還在哭鬧的太宰現在粉白的小臉上一點淚痕也沒有,把敦圈在懷裡一臉鄙視的看著中也。

  「笨蛋青花魚!放開我老婆!」中也氣呼呼的鼓起臉頰準備再拿書砸太宰。

  「嗚嗚!中也又要拿書打我了!我好可憐QAQ中也好可怕!敦君要是嫁給他的話!他會虐待你的!如果嫁給我的話!我絕!對!會好好疼你的!」太宰不認真還好,一認真起來絕對是帥哥一枚,儘管年紀還小。

  「嗯…」敦猶豫中…
  
  「笨蛋人虎是我的老婆!」又有一個聲音傳過來。
  「中也君!老師叫我來找你回去!」芥川才過來,就聽到這兩人的爭吵聲,自己當然不能輸啊!畢竟他那麼好欺負!一定要當自己的老婆!(芥芥別醬www)

  「敦!你嫁給我的話!我!我!我就給你…給你…反正你要什麼我都給你就對了!」芥川認真的說,眼神裡滿是真誠。

   「敦!要選誰要當老公!!!」三人大聲的問著。

  「你是笨蛋嗎!敦敦怎麼可能嫁給蛞蝓!」
  「笨蛋青花魚安靜啦!敦是我的」
  「我…不會讓給兩位的…」

        於是三人索性的開打了!
最終:
   「老師!我害怕QAQ他們敦敦都不要了,敦敦害怕QQ」敦哭著告狀去了!

……………………………………………………

  給個評論吧~我好無聊啊~
 

別亂上不認識的人的車,別亂吃陌生人給的東西 太中敦

#這是一個具有極大教育意義的文章(才不是
#嚴重ooc

   敦最近決定回饋社會,於是去了育幼院做義工,正巧育幼院正在公開播放防範誘拐兒童宣導,內容上大致是在說不可以亂上陌生人的車,也不能亂吃陌生人給的任何食物,中島敦離開後邊走邊想起了影片內容十分不以為意,心想:哼!這種小事我當然知道啊!他這18年不是白活的……

劇情1.
   這時,一台車行駛了過來,停在了敦的身旁,車窗緩緩放了下來…「你不是偵探社的那個小鬼?」中原中也開車開到一半看到了在路旁的敦,於是上前搭話,「那個?請問您是?港黑的中原先生吧…」敦定睛一看,嗯!是認識的!不是不認識的的人,於是閒聊了起來,「叫我中也就好」「是的!」「別緊張…感覺我要吃了你似的」「好…的…中…中也」「嗯!走!我們吃東西去!我請客」「可以嗎!」「快上車吧!」中也說完還笑了一下,這一笑使他完全沒了戒心敦心想…長得那麼帥的人一定不是壞人,可以上車!於是坐上了中也的車離去了!在車上「小鬼想吃什麼?」中也邊開車邊問「欸…可以讓我選嗎?」敦驚訝的看著中也,沒想到中也先生還是那麼溫柔?呢…「當然~」「那…我想吃茶泡飯…」敦害羞的開口,「可以啊!走吧!」中也想都不想就應了回去「欸欸!中也先生您真的是太棒了!」敦敦開心的說,「是啊!等你吃飽了我就可以吃你了」「中也先生您說什麼!!!!」「沒!你聽錯了!」敦目前的心情十分複雜……

劇情2.
   這時,一台車行駛了過來!停在了敦旁邊,車窗緩緩的放了下來…「敦~君~你怎麼會在這裡呢~」太宰治因為某些原因跟中原中也敲詐了一台車,開心的在試開時發現了走在路旁的敦,於是上前搭訕?「這不是太宰先生嗎?國木田先生在找您唷~」敦看到了太宰治想起了早上國木田氣急敗壞的在找他,似乎是工作又沒做完了!「呀~敦~人生要懂的享受~別一天到晚向國木田那樣正正經經,人不風流枉少年有沒有聽過」「太宰先生…這句話不是這樣用的,而且您老是風流沒一刻正經的反而讓人困擾呢…」「唉呀~敦真是囉唆…上車!」「要幹嘛!」敦一臉防備,「去晃晃嘛!走啦~走啦~走啦~」「真是的…真拿您沒辦法」敦一邊坐上了太宰治的車一邊無奈的說,車緩緩的開動了…「那個…太宰先生…您這是要開去哪啊…」眼見太宰治把車越開越偏僻敦心中無比畏懼,「××谷呀~」「要幹嘛…」「當然是殉情呀( ´▽` )ノ」「放我下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師:各位寶寶!知道為什麼不能亂上別人的車了吧~如果亂上別人的車就會像影片中的大哥哥這樣被抓走了喔!
  眾寶寶:是的!老師~

秘密筆記 中敦

#最近又入新坑啦!心累…晃了一圈還是中敦最好了!那天心情好來發車( ´▽` )ノ
#ooc依舊
#極短篇(雖然我每篇文都很短啦~)

  中也跟敦正式交往之後決定要同居了!於是他們挑了一間(實為中也獨斷)的一棟氣派的大樓為居住地點,在他們搬家的時候敦在中也的箱子內發現了一本日記本精緻的皮革封面上頭還有一道精美的鎖。

  「那個~中也先生…這個是什麼呀?」中島敦因為解不了鎖原本想暴力破壞,但是想到這麼精緻的筆記本中也先生必然重視,如果強行拆開的話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會有99%的機率會被強行撕開,於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那個啊…喂!不准動!還給我!」中也看到那本本子緊張的把它奪過藏在身後,露出一臉你他媽的要是看了我就會操到你明天攤在床上起不來的眼神,敦君當然是心領神會的放棄……

  ……才怪

  長期待在太宰治身旁不管是多白的一張紙都會被他染上一堆詭異的顏色,耐不住內心悸動的敦默默的在夜深人靜時走到了中也的書房,他偷看到了!鎖跟筆記本的所在位置,他摸黑的走到了櫃子旁,拿出了書跟鎖,並拿出了手電筒解開了鎖,正喜孜孜的翻著中也的筆記本。
   以下是敦的反應:😁😀😐😑😨敦默默的把書本合起,上鎖,放回去…心想…如果被中也發現的話…大概活不了了吧(某種意義上)…

……………………………………………………………

  大家來猜猜看筆記本上寫了什麼!提示1.跟敦有關,沒有提示2了^_^

與君共 (2) 王爺中×宰相敦

#分三篇~分別是太中芥敦,每篇故事都是一個人×敦,故事背景一樣,角色設定一樣,不一樣的是每篇故事無關聯~
#ooc
角色設定:
太宰:皇帝
敦:宰相
中也:王爺
芥川:將軍
^_^不要問我皇帝跟王爺的姓氏為啥不同

  「怎麼?又被太宰治那混帳欺負了?」中原中也在宮中溜達時發現拖著疲憊身軀的中島敦,於是湊上前關心一下。
 
  「啊!見過王…」「免禮!」正當中島敦想要向中也請安時中也卻一把把敦阻止了!看他這付虛弱樣,等等請個安請到倒地那可不得了了!

  「皇上他沒有欺負我…這是臣子應該做的!還有啊」敦湊到中也的耳邊小聲的說「別直呼皇上名諱…以免會惹禍上身的…」。

  「哈!本王怕什麼!我會怕那混帳…當初!要不是他使出那些伎倆!現在坐在龍椅上的絕對是本王!」聽了這句話的中島敦完全慌了!一把中也的嘴摀住,以防到時候皇上聽了!又拿來小題大作!他倆本身個性就已經不合了!

  「別這樣呀!王爺這樣是大逆不道啊!」敦緊張的說,順便把手從中也嘴上收回。

  「那本王不說了!走!今日王府做了新的糕點!估計你應該喜歡,要不我們去嘗嘗?」中也完全拿他眼前的這孩子沒辦法,他太聽話了!老是逆來順受的接下太宰的爛攤子!但他也就是這點可愛!蠢蠢的~

  「好呀!」敦聽到是去吃東西的,眼睛瞬間一亮,所以到底為什麼向他那麼愚蠢又可愛的人會在這個官場混到那麼高的職位的…中也心想。

  「好吃嗎?」看著敦開心的一口接著一口吃著眼前的糕點,中也明知他是喜歡的,卻硬要問。

  「好…咳!咳!咳!」才剛開口就被食物嗆到了!中也趕緊把茶水遞過去,所以到底為什麼會那麼可愛!吃東西吃成這樣!小孩嗎!此時的中也內心是崩潰的!

  「喜歡就多吃點!要不晚膳也一起吃了吧!今晚你就住下了!」中也微笑的說。
 
   毫無警覺的敦覺得像中也王爺那麼好的人十分罕見,於是想也不想就答應了,他從來沒想過他這一待就是待一生。

   當時中原中也笑著時腦內只有一句話循環著「要是今晚我不幹死你我他媽就是性無能^_^」。

與君共 (1) 皇帝宰×宰相敦

#分三篇~分別是太中芥敦,每篇故事都是一個人×敦,故事背景一樣,角色設定一樣,唯一不一樣的是每篇故事無關聯~
#ooc
角色設定:
太宰:皇帝
敦:宰相
中也:王爺
芥川:將軍

  「愛卿~這就交給你了~~」太宰治把奏章丟到中島敦面前,自己卻慵懶的斜臥在龍椅上,中島敦要被氣死了!自己出身低微靠著十年寒窗苦讀終於考中了功名,沒想到皇帝是個這樣的男人…可天下人都說這盛世跟太平全歸功在這人身上啊?所以是自己蠢還是天下人瞎?

  「來~來~快過來這邊~」太宰拍拍自己身前的空位,他也只好默默的走過去坐下,畢竟千得罪萬得罪也不能得罪眼前人啊!自己的俸祿跟性命都掌握在他手裡啊!

  「啊啊!陛下你!!!!!!」才剛坐下就被太宰環抱,臉還靠在自己的肩上,呼吸聲聽得一清二楚!

  「別動啊~愛卿就這樣做事吧~今晚要是沒做完…就留下吧~」太宰邪媚一笑輕輕的摸了摸敦的腰帶,意圖十分明顯 。

  「陛下…請放開我…要不然我無法做事啊…」敦扭了扭被拉住的腰,紅著臉說。

  「欸~阿敦啊!你這就說錯了~怎麼可以命令朕呢?為了懲罰你~所以你一定要留下~而且…」太宰默默的把手伸進敦的衣襟中低語:「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呀~」。

  「欸!別啊!唔…」敦紅著臉想辯解,但是太宰完全不給機會就吻了下去。

~~~~~~~~~~~~~~~~~~~~~~~~~~~~~~~~~~~~~

  「嗯!疼疼疼…」中島敦後悔死了!早知道昨天不要先喝酒在做,原本想說喝完什麼事都沒了,沒想到今早身體痛頭更痛。

  「起來了?」太宰把敦拽到自己懷裡,摸了摸他的髮絲,想來昨晚的敦真棒呢!喝醉酒後一會撒嬌一會哭的,還會說出可愛的話語,平日的中島敦謹言慎行,對自己的要求百依百順,所以昨晚倒是新奇~然後手又摸了下去。

  「啊啊啊!別啊啊啊!早朝!對!我們還要上朝啊陛下!」敦急急忙忙的想逃離。

  「有沒有聽過長恨歌中的一段( 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朕決定也要效仿^_^ 」用力的攬住要逃走的獵物的腰用力往後一拽「愛卿…不…愛妃!我們繼續;-)」。

無愛 太敦 中敦

#我來虐宰了!別殺我~
#ooc

  「敦君~我們結婚滿一年了呢~」太宰開心的打開家門,向屋內興奮的喊著,然而沒有獲得任何的回應,往內室走去,只見中島敦失魂的看著窗外,其實太宰治始終是明白的,自己只是一個替代品罷了,代替著那隻已逝蛞蝓…

  「敦~你怎麼啦!」溫柔的抱緊敦的身體,明明心在淌血卻只能故做堅強,真恨這樣的自己呢~太宰心想。

  「太宰先生回來了呢~」敦回頭笑了笑,啊啊~真是虛假的笑容呢!敦真不會撒謊呢!你真誠的笑容難道也跟著棺材一同入土了嗎?

  「敦~今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唷!」把敦的手牽起,那結婚戒指格外刺眼呢…如果他沒死,這枚戒指終究不會到自己手裡吧…

   我會等著你的喔!敦君~不管要我等多久…我至始至終都在你身旁…所以……

            「可以回頭看看我嗎?」